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受伤的花季散文

短篇散文

受伤的花季散文

更新时间:2020-03-02 手机版

受伤的花季散文

  二十四岁那年,因生活所迫,我骑着除了铃子不响,佘件都响的自行车,用绳子搂捆一个装满各种雪糕的葙子,沿村叫卖。

  正月的一天,我到邻村二里远的小北店村声嘶力竭地叫卖雪糕,在人群里有一位芳龄十九岁的姑娘吸引了我,她个子苖条,一米三四个头,留着一个剪发头,白净的脸,一笑,樱口边有两个甜甜的酒窝,身穿一件连衣裾,随风飘飘,今我神迷。

  渐渐的我们混熟了,一次姑娘怯怯对我微笑着说:“福利, 赊一支雪糕好吗﹖”我欣然同意,并递给她雪糕。

  临走时,姑娘甜甜地对我说:“别回了,来家做客吧,别忘了,我叫杨海鹅,”我忙答:“好,我一定去。”

  一次,我在两间旧窑房前邂逅遇到一位五旬左右的高个大娘,衣着朴素,满脸皱纹,说话粗声粗气,她问我:“后生,用鸡蛋换雪糕行吗?”我点头同意了,并多给了大娘两支雪糕,老人直夸我是好孩子。

  我顺便迈进大娘家歇歇脚,迈进用栅栏为门的院子里,呈现在眼前是院墙坯脱落,新鲜牛粪遍地都是。

  推门轻轻进去,只见九尺宽的窑房里除了两个老式红柜和一个缺角火炉,锅碗瓢盆摆了半地。俄满脸堆笑向我,她身边还放了一个方桌,上面摆满云母片,正在用刀片剥片。

  我随口问道:“鹅,一年干些什么?”“唉,她能干什么,剥片罢,一个月挣不了六十元,连自己养不起,福利,你给她问个人家_”大娘接话说,我忙说:“这么好的姑娘,何愁找不到好人家”。

  当年交流会一天午后,卖完雪糕返回路上,我蓦听到一声娇嘀嘀声音喊:“福利,认不得了_”我惊异地回头去看,是E,她穿着一件洁白的山紧服,脸色映呈的更加美丽动人。

  鹅跚跚追上我,并说:“怪不得不理我,原来是自己打扮的这么好原由吧”。我忙赔笑说:“不是,是你打扮的好,不认的了”.鹅笑了。

  我风趣地对鹅说:“你为何不骑辆赛车呢,不就省事多了”。“唉,咱穷的买不起”,她叹息。我说:“你找个女婿不就有了一切吗?”“别提了,谁又有爱我呢”。鹅又一声叹息。

  我说:“会的,看你找一个具备什么条件的”“咱没条件,找个放羊的种田的都行”。

  我到鹅家的次数多了,在卖雪糕间必去。鹅母见我来,母女二人热情的让我上炕,几杯茶后,老人家费了好大劲对我说:“福利,咱穷,没法,人们不相信我,看你是个好后生,就破口求你借一百元,有点事,我会保证还你”。鹅说别怕,我会记在心上,我答应了,当把百元递到老人手上,她紧皱的眉头变成笑纹,在年终因鹅母缺钱我又借于二百元。

  第二年,我去大同矿物局做收废品生意,好不容易熬到中秋节回来,从鹅村的张俊叔口中得知:鹅已许了人家。我听了如雷贯耳,呆了,心如刀绞一样痛。

  我忙不迭地骑车到了鹅家。

  刚进门,别见鹅那白净的耳边有了一对纯金耳环,身穿一件花格衣服。蓝裤了,脚蹬一双黑而锃亮的皮鞋,人更加增添了几分秀气。

  鹅 面容含笑,与我寒暄几句,我笑着说:“你变了,成了在贵人了”。“哦,你还讽刺我哩”。鹅听了笑嘻嘻的说。

  鹅 母对我说:“对不起,你那几个钱过段时间在还你”.我说:“大娘,我那几个钱您别往心里去啊”。

  我物、有用试探的中吻说:“鹅 ,听说你找 找上对象了,假如是真的话,我真心祝福你们”。“唉,没有_”,鹅 忙隐瞒,最终经不住我追问,才如实告诉我:“是的,我那女婿是大村的,二十多岁,种田的,没什么_”,我听了心酸酸的.......

  鹅边说边端上满盘中秋饼、糖果并递我,催我品尝 ,我尝了一口,感觉好苦。

  天黑的很快,我忙告辞出来,鹅穿外衣送我出来,一路在三嘱我:“路上慢走,有空常来。”当我走了很远,返头一看,鹅还呆呆地立在那里用目光送我,看着鹅,我的心有一种失落。

  时隔几日,我随父老乡亲上山做义务工,挖树坑,中午与妺返回村时,一眼瞅见还有穿红毛衣的鹅,正与一位老人放牛,她子身独立,鹅也看到我,我把铁锹托妺春霞带回去,忙不迭寻找鹅。

  鹅见到我欣喜地说:“见到你很高兴,我微笑着说:“你也干这个,今天是个好天气”。

  鹅与我挨的很近,望着湛蓝的天,牛群嬉戏,鹅的脸红红的,我的心甜甜的。

  我说:“可惜,你有了好人家,曾经想问你,可惜已迟,机会失去了_”鹅脸更红,说:“不迟,你为何今年出外”。那是嗔怪的话,“怎么,你有了女婿,我还有机会,你在骗人”。鹅回首说:“有,说不定,我还嫁给你呢”。我不由注目看鹅,那红红的毛衣呈托的脸更红了,更加诱发我对美的避想,我问鹅几点了,她却说:“不知道_”。我抿嘴笑问:“你找上女婿,还能够没表,看看无防_”.

  我攥住鹅的纤纤玉手,腕部金色石表别祼露出来,仔细一看,时针已指向午间一点了,那表无形刺痛我对鹅的激情,鹅的双眼已进入美妙幻觉里,我松开手,好一会,鹅才轻吁一口气。

  正在我们如火如荼兴致上,鹅的哥哥接她回去,鹅别和我招呼一声:“我走了_”别急急下山了,我一时怔在那里好一会,才好像丢了什么一样,直到到鹅的背影消失才回首。

  到了数九寒天,在次进村听到布生叔对我说:“鹅已退婚了”。

  硬着头皮,我在次推开鹅那熟悉的门。鹅还穿着那件红毛衣,对进来的我含笑说:“来了,好长时间不见了_”。

  闲聊间,我说:“鹅,你几时结婚,啥时能吃上你的喜糖”“哎,别提了,我早退婚了”“退了”我故做惊讶之态。鹅母接过说:“退了”,我听了心中不知怎的甜丝丝的。鹅告诉我,名义退了,还欠男方一万多元,我不由一惊,暗叫:这么多,假如自己有那么多钱就好了。

  事情往往是变化多端,不尽人意。

  传来的更是震耳欲聋的消息,鹅又找上了对象,是偏僻窑湾的女婿,家庭豪富,听说媒人还赚好处一千元。

  “啊,太迟了”我悲痛欲绝,谁让自己穷呢,这又怪谁呢。

  我象发了疯般闯进鹅家。

  鹅正在独自纳鞋垫,我的到来,她的表情很平静,我克制激动,慢慢问她,:“你找上帅哥了吧”“不,他还不如你了”鹅纠正说,我不明白鹅的意思。

  我又问:“那你_”“我也没法,谁叫身不由已呢_”鹅奈何又痛憷地摆手。我又是问鹅:“听说你那丈夫家庭不错,,可那人头脑有问题,是有点_这是我听你女婿村任大娘所说。鹅气的脸色发紧,用手捶柜蓬蓬响,充满了悲痛和悔恨。

  我劝鹅别太伤心,终身大事,要慎重考虑,选择好否,关系到一生的幸福,临走时,鹅破天荒送我到村外,与我分手时说:“福利,你等着,我退了婚就嫁你。”我把这事与父母说了。他们说,你自己努力吧,就看个人能耐了,我们也没办法。

  过了一天,狂风大作,刮的天昏地暗,冻的我手脚冰痳,气温零下二十一度,但我还是去了鹅家,因我在也控制不住对鹅的情感。

  进门时,听到家里人声鼎沸,推门进去,只见家里有六人,一半是陌生的面孔,炕上坐着一位年约二十九岁的后生,生的憨头憨脑,中等个子,大眼,宽脸,红红的脸膛,穿着一生花纹西装。

  见到我礼貌的让我上炕,忙着递烟,我推说不会抽,你先坐谢谢。那阵势我一看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只见柜上放着一台黑白十四芵吋电视机,鹅满脸愠色,边扫边骂:“我不结婚,谁结谁去,那人头脑有问题。“我保证,这个你放心,你别听人说三道四。”炕上一个下巴长瘊了媒人模样老汉说。

  鹅母指天骂地:“别听那不三不四个,七杂八乱的话,说什么的话都有,自己注意自己定。”

  鹅对我说:“别怪我,我在骂他们_”我理解她。“电视我不要了”鹅怒不可遏,“那怎么办”母亲指责女儿,“送回去,_”鹅气的用脚跺地。

  媒人指我问鹅母:“他是谁?”鹅母拉长脸说:“他是常来串门的卖买人罢”。媒人闻之奈何的一摆手:算了,让鹅好好想一下。

 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。

  那天,我进城返回途中午时,经过大庙村时,看到墙角下立着三个男子,其中一位中等个子,方脸,大眼,身穿蓝布西装,满脸带笑对我说,并摆手,示意我停住。我当时以为是认识的朋友,但不管怎么去想,却从那陌生面孔找不到一点熟悉记忆。

  后生问我:“你这是去那,平时干些什么?”“回家,平时卖雪糕_”话刚落地,就见那身穿红衣夹克,长发橫过来,挡住我,凶神恶煞般瞪我,叫道:“揍他!”我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三人打倒在地,高个用大头皮鞋跺我头部,我只觉头脑喳喳响,痛的我头脑直叫:“哎呀”我没有还手,打的差不多了,他们才放手,当我起来,他们已经走的不知去向。我暗骂自己无能。

  回到家一照镜,头部有两个乓乓大小连体泡,一摸痛的我直咧嘴。思来想去我大悟:定是鹅的女婿明争不过,利用大打出手,制我退下情场,后想靠自己家穷,靠个人努力不够,也就只好忍痛割爱了。

  我瞅了一个晴天到了鹅家,鹅母死说活说,坚持把三百元钱塞到我手里,说:“现在鹅面有了人家,你也不需费劲了,装上吧,我看着鹅,还是犹豫地装上钱。

  鹅的面孔随着我装进袋中的钱变的难看,气鼓鼓的甩门出去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鹅也 理所当然地嫁到窑湾村。

  时隔不久,妹妹俊芳对我颤颤的说:“三哥,海鹅对我说,她是流着泪,也许命中与你无缘,其实她很不愿嫁给那小伙子。

  我听着,不由感到两腮凉凉的,痒痒的,一摸,只有粘湿双手的泪水,我想对鹅说:“鹅,不论将来如何,就让你我的过去化成一段美好的记忆,用甜甜的现实去回味并填补那曾经受过伤的花季吧。但愿你们生活幸福,白头偕老。

手机AV电影免费下载